当前位置:首页 > 侵权假冒案件公开

斩断假劣化妆品伸向农村市场的黑手

发布时间:2015-06-11来源:商务局

 

斩断假劣化妆品伸向农村市场的黑手
  
    近年来,随着农村人民群众收入的不断提高和消费观念的改变,广大农村地区化妆品需求量逐年上升,化妆品的种类和档次也在不断提高,尤其是中端化妆品消费数量庞大。而此时,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农村青年进城打工数量剧增,大量空心村出现,一个特殊的群体备受关注,他们被称为“386199”部队,这个群体由于文化水平不高,社会常识、经验不丰富,信息来源渠道滞后,形成了受宣传、广告影响较大的非理性消费习惯,从而给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上当受骗,甚至严重者危害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同时,与化妆品相关的法律法规严重滞后,监管力量薄弱,监管水平低下,监管资源匮乏,造成化妆品监管工作开展举步维艰。所以,化妆品相关的法律法规的修订和完善刻不容缓,化妆品监管力量补充加强移刻不容缓。
     一、案情介绍
    2014年7月26日,下花园区定方水乡派出所接群众反映称:在定方水乡定方水村集贸市场购买的染发产品有臭味,怀疑为假冒产品。定方水乡派出所在收到此信息后,向我局进行了情况通报。接到通报后,执法人员迅速出动会同方水乡派出所干警对该市场正在销售染发产品的摊点进行了现场检查。经检查发现:河南人温某某(河南省平顶山市湛河区曹镇乡赵庄5号)、洪某(河南省宝丰县肖旗乡史渡洼村173号)利用展销会的名义,用电视播放所销售化妆品广告,以看产品宣传广告免费领取塑料盆的方式,吸引近百名群众排队观看,在此过程中销售染发产品。该染发产品外包装标注有特殊用途化妆品批准文号,所标示批准文号为“卫妆特字:(2003)第0529号”,标示名称为“印度海娜花草本润黑露”,标示生产企业为“广州市玫兰希化妆品有限公司”。经国家总局数据库查询,未查询到该特殊用途化妆品标示的名称和生产企业,而所标示的特殊用途化妆品批准文号“卫妆特字:(2003)第0529号”实为广州市辉影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的“汉斯染发膏”所有,且该批准文号已过期(该批准文号批准日期为2003年9月1日,有效期为4年,所查获产品生产日期为20140630)。通过现场检查及网上核查基本确定该“印度海娜花草本润黑露”为盗用批准文号的假冒特殊用途化妆品。我局执法人员联合公安干警在现场对其运输车辆进行了检查,共发现该产品135盒。执法人员随即对上述产品进行了先行登记保存。之后对温某某、洪某违法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通过对温某某和洪某调查发现,温某某为当事人,洪某为其雇用的司机,当事人称该产品系从网上购进,发货地在河南,在我区定方水村集贸市场销售上述盗用批准文号的假冒特殊用途化妆品,共售出10盒,售价为50元/2盒,违法所得共计250元。
 关于对该案的定性,我局向市局保化科进行了咨询,答复为可通过协查定性或国家局数据库查询直接定性。本案定量根据《调查笔录》,确定涉案产品的违法所得为250元。由于当事人法律意识淡薄,销售产品时未对产品本身及供货方的资质及生产厂家的相关信息进行审查,未充分履行索证索票义务。当事人温某某对其违法事实没有异议。
 通过调查取证后,我局认为当事人温某某其行为违反了《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第十三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依据《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实施细则》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作出了其如下行政处罚:1、责令停止违法经营;2、没收违法销售的化妆品印度海娜花草本润黑露135盒;3、没收违法所得250元;4、处以违法所得三倍罚款750元。
 相关证据:1、对现场检查的《现场检查笔录》(用以证明当事人销售未取得批准文号特殊用途化妆品的事实);2、当事人及现场人员身份证明(用以证明当事人身份);3、对当事人及现场人员《调查笔录》2份(用以证明当事人销售未取得批准文号特殊用途化妆品的事实,产品来源渠道、数量、销售价格、销售数量);4、《先行登记保存物品通知书》1份;5、先行登记保存未取得批准文号特殊用途化妆品135盒(用以证明未取得批准文号特殊用途化妆品种类)。6、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数据查询(用以证明产品标示批准文号为盗用其他产品批准文号且已过期)。
   二、案例影响
我局以此案件作为典型案例重点在乡村、社区深入开展了相关宣传普法活动,将查扣的化妆品实物进行了展示,以案说法。通过宣传普法,普遍提高了广大公众在化妆品方面的法律维权意识。之后,我们还接到群众反映,称其婆婆在临县农村居住,也购买了该产品,经向我局执法人员咨询后,立即给其婆婆打了电话,停止使用该种化妆品。
 三、案情分析
 本案是一起销售盗用批准文号的假冒特殊用途化妆品的典型违法案件。当事人选择在乡村这种监管力量薄弱的区域,选择公休日时间,且采用网上购进产品,不按照要求索取供货方资质,不索取、留存票据,这种情况对化妆品的监管造成监管薄弱点乃至监管盲点。违法者以极小的成本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即使被监管发现,也因为违法产品数量较少,证据较少,尤其是直接证据少,只被处以较轻的处罚,收益大于付出,从而打而不绝、死灰复燃、屡禁不止。对于这种现象,除了监管部门加大宣传普法和行政处罚力度外,立法机构还应该尽快修订完善化妆品相关的法律法规,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保障广大人民群众用上安全放心的化妆品。
 特殊用途化妆品是指用于育发、染发、烫发、脱毛、美乳、健美、除臭、祛斑、防晒的化妆品。特殊用途化妆品实行批准文号管理。本案中就是通过对特殊用途化妆品批准文号的查询发现疑问后进一步调查,发现违法行为,进而立案查处。
   办理化妆品行政处罚案件的重点难点:一是定性和定量的问题。违法化妆品的是否销售及违法所得是检查和调查的重点,本案中当事人为外地流动摊贩,直接参与经营销售,没有索取、留存进货票据及销售凭证或记录,对于调查违法所得没有直接的书面证据,只能通过《调查笔录》的内容来认定违法所得,这种证据极为简单且可能不准确,有利于当事人逃避或减轻处罚,如当事人不予配合,行政处罚的实施和履行极为困难。为未取得批准文号特殊用途化妆品的定性,当事人属于流动摊贩,我们现在的执法手段不能控制人身自由,对于本案中化妆品的定性,执法人员最早的手段是通过违法产品所标示产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的协查来定性,但是此过程时间要求比较长,当事人可以通过居住地点转移来逃避行政处罚,在通过向市局保化科咨询后,我局直接通过国家总局网站数据查询结果来定性。二是法律法规滞后的问题。现行的《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是1989年以卫生部令的形式发布的,已实行了26年,26年间我国的化妆品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革命性变化,现行法规与当前实际严重的不相适应。本案处罚条款中有“处以停止经营化妆品三十天以内的处罚”,实在相对无言。尤其是在“依法治国,依法行政”的大环境下,基层执法人员对化妆品进行监管无法可依,造成监管违法,不监管失职这样的尴尬局面。对于化妆品的销售,没有行政许可,谁都可以销售,有店面和没有店面都一样,能监管的(有店面,有工商营业执照)越被监管,而不能监管的(无店面,无工商营业执照)越被放任的可笑局面。三是对化妆品监管缺乏必要的技术支撑。当下,化妆品有很大利润空间,引得社会各形色人群竞相逐利,各种化妆品广告在电视、广播、网络、报刊等媒体媒介铺天盖地。店商、电商、微商等多种化妆品经营形式日新月异,不断出新。化妆品市场鱼龙混杂,以次充好、非法添加、盗用批文、无证生产等各种违法行为大量存在,随时危害着广大消费者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但面对当下的严峻形式,我国的化妆品检验机构却屈指可数,监管部门的监管手段,尤其是基层仍然停留在眼着、手摸、鼻闻的原始阶段,缺乏检验检测机构提供必要的技术支撑,无的放失。国家应在化妆品的检验检测方面加大投入和支持力度,如在地市一级的食品药品或其他检验机构增加化妆品检验检测项目,加大对上市化妆品的监督抽验力度,提升监管的靶向性,有效打击各类化妆品违法行为,保障广大公众使用化妆品的安全。